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雄起都市陳默蘇彩 > 第966章 大結局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cmjxgs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那天聚過餐之后,我和彩兒便回到了家中,熟悉的小區,熟悉的院落,走上二樓的陽臺,遠處便能看到景色秀麗的北江;只是時值寒冬,北江兩岸早已經結了冰,但周圍的建筑群卻多了起來;彩兒笑盈盈地朝我走來,從背后摟住我的腰,趴在我肩頭說:“都是萬豪地產建的,這幾年咱們乳城發展也挺快的。”

    我點點頭,眼前的一切恍如隔世,卻又如此地親切;轉身牽起彩兒的手,我看著這個陪我風雨走來的女人,看著她靈巧動人的模樣,單膝下跪,我學著紳士的模樣,親吻著她的手背說:“姐,嫁給我吧!”

    彩兒當即就愣住了,她身上還穿著寬大的棉袍,厚厚的粉色棉拖鞋,頭發也只是隨意扎了一下,畢竟在自己家里,她一向很隨意的。但這并不能掩飾她的美,厚厚棉袍下那修長的身姿,那漂亮精致的臉蛋。

    她有些驚慌,特別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,接著又伸手,輕輕打了我一下道:“要死啊你!天天想一出是一出!你…你也不給我點準備的時間,你看看我現在穿得…一點都不正式、不嚴肅……”

    她慌得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,緊跟著就跑開了;我就那么笑看著她,在這個我們熟悉的家里,這個有溫暖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她又跑來叫我,這回她打扮好了,特別精致漂亮!纖細的白色長褲,漂亮的水鉆高跟鞋,她也不嫌冷,穿了件單薄,但卻十分顯身材的粉色禮服;手腕上還帶著曾經,我送她的那副玉鐲;她把頭發挽成了發髻,打理的一絲不茍,還戴了一個金色的發卡,上面有一只藍色的蝴蝶;走動間,蝴蝶的翅膀還一煽一煽的。

    “再來一次,你剛才跟我說什么?”她激動地拽著我胳膊,臉頰緋紅地就要把我往陽臺上推。

    “好啦,咱們去領證吧,我總要給你一個交代的,姐,我娶你!”一把將她摟進懷里,我閉上眼,用心感受著她溫熱的、柔軟的身體說。

    彩兒當時就哭了,只不過眼里是高興的淚水,苦熬了這么多年,我們歷經過分離,也經受過那么多挫折,遇到過很多誘惑!但最終我們都不忘初心,始終掛念著彼此。這世間一定是存在真正愛情的,只要你深愛著一個人,她也深愛著你。

    后來我和彩兒去民政局領了證,沒有什么波瀾壯闊的場面,也沒有那些千萬人的祝福,一切都很平淡,就如當時所有戀人,去領證的情形一樣。

    我們交了錢,遞了戶口本,然后拍了照,宣讀了結婚誓言;所有的一切都很平淡,只有彩兒緊緊攥著我的手時,我心里才有一種區別于往日的甜蜜。

    紅色的結婚證,被蓋上了大印,那也是我和彩兒,第一次同框拍下照片;紅色的底板,我們都穿著白襯衫,她的臉比我白,笑得比我燦爛;更重要的是她比我長得漂亮,不能說美女與野獸,至少從長相上來看,我占了她太大的便宜;因為我始終屬于,長相最平凡的那種男人,而她卻是花中彩蝶。

    年根兒的時候,岳父也從運城回來了,他把那邊的大陸能源集團,拍賣給了國企,這事兒是方怡攛掇的;畢竟兩人都在一起了,總不能天天分居。

    得知我們領證的事情后,岳父和方姨,差點沒高興壞;不懂事的小陳曦,還一直問方姨,爸爸媽媽為什么要領證?!

    那晚我們在方姨家里聚了餐,我陪岳父陸聽濤喝了很多酒;尤其酒到深處,我一邊哭一邊笑,我為能和彩兒安安穩穩地在一起,而感到由衷的開心;也為這些年風風雨雨,自己經歷的一切,而感到一絲悲傷和釋懷。

    臨近年底,我們又大包小包,買了很多的年貨回了老家;這幾年我不在乳城,彩兒是每年都要帶著孩子,來陪我母親過年的。有這樣一位懂事的姐姐,這樣一位孝順的老婆,我還有什么奢求呢?

    一路上彩兒還跟我介紹,母親的身體怎么樣了,陳曦去年在村里,又交了哪些朋友;熟悉的回鄉路,熟悉的親昵聲,那是種久違的美好,如今我所要的一切,都回到了我身邊。

    回到家以后,母親一見到我,就哭得不成樣子,人越老,便越思念孩子,雖然我有過那些黑暗的童年,但我與母親之間,早已經釋然了;所有的一切,并不是她的錯,而且在父親去世以后,母親也盡量用最樸實的感情,彌補著曾經對我的傷害。

    后來她又支起大灶,給我們燉排骨,然后準備著過年的一些應用之物;只是母親的腿,開始有了些毛病,偶爾有些發抖,走路一瘸一拐的;開始還不愿去醫院查,怕花錢。

    后來我和彩兒,硬是把她扶上車,到醫院里檢查了一遍;倒是沒什么大礙,就是上了歲數,有點風濕關節炎。冬天的村里沒有暖氣,這回我直接給母親下了命令,這個年過后,她必須得跟我們回城里住;母親推辭再三,終歸還是答應了,畢竟彩兒這么孝順,她是不能駁兒媳婦面子的。

    年后的幾天里,又有親戚朋友拉著我喝酒,我實在扛不住了,就悄悄開車,帶著彩兒到縣城里玩兒。

    “要去哪兒呢?不行去我姥爺家看看吧,我好久沒過去坐坐了。”來到縣城以后,彩兒左顧右盼地說。

    “不著急,晚點再過去也不遲。”我朝她一笑說。

    “那咱們去哪兒啊?縣城就這么大點地方,也沒什么好轉的。”她朝我噘了噘嘴,眼神很靈動地說。

    我則把車開到了塔山中路,停好以后,便牽起彩兒的手,指了指街對面的書店道:“姐,還記得這里嗎?”

    她先是一愣,接著很開心道:“記得啊,好多年以前的事了,我就是在這里,第一次見到的你!那時候你真的…好土啊,面黃肌瘦,穿著掉色的衣服,像個書呆子一樣,捧著一本書,一天都不說一句話。你不知道,一開始我以為你是個小啞巴呢!”

    是啊,我和彩兒初次見面的地方,就是這里!那時我們誰也不認識彼此,我只知道她是個漂亮的小姐姐,城里人的打扮;她似乎對我很好奇,看書的時候老跟我坐一起,讓我倍感局促。

    后來她還拿零食給我吃,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吃薯條,像做賊般嘗了一根,卻沒有跟她道一句感謝的話。我不是不想感謝,只是那時的我,因為太過自卑,而不敢開口。

    如今的書店,似乎還是原來的模樣,所有的擺設都沒變,唯一變了的,就是這里的管理員,和書架上的那些書籍。

    彼此各捧一本書,我們就那樣津津有味地靠在一起看了起來,這種感覺就宛如當初,宛如那個年少青澀的時代。

    無數的回憶和感傷襲來,鼻子一酸,我竟控制不住地落了淚;我甚至害怕眼前的一切,只是一場夢,夢醒了,我還是當初那個寒酸卑微的少年,我還在膽小如鼠地承受著家庭的暴力!

    一張潔白的紙巾,散發著淡淡的茉莉花香,又一次遞到了我的面前:“不哭了,一切都過去了!”

    望著那張紙巾,我的生命仿佛瞬間又有了活力,抬頭含淚看著她,我用力咬著嘴唇說:“姐,謝謝你!當初就是你的這一張紙巾,你的一句關懷,才改變了我陳默的命運!謝謝你,在我極端絕望時,給了我這束生命之光。”

    良言一句三冬暖,惡語傷人六月寒;命運的改變,或許真的只因別人的一句話,一個善良的舉動。

    而我很幸運,在最不堪回首的年紀,遇到了最善良的蘇彩。

    (全書完)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快3-Home 安徽快3-推荐 北京快3-欢迎您 重庆快3-Welcome 河北快3-推荐 湖南快3-上海快3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河南快3-Welcome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